今天是:
登錄   |   注冊
您當前的位置: 廉政教育 / 廉史今讀
一蓑煙雨任平生
瀏覽次數:   信息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0-02-05 10:23

  蘇軾字子瞻,號“東坡居士”,是北宋著名文學家、書畫家、美食家。蘇軾的詞豪放,蘇軾其人豁達樂觀又不乏柔情。蘇軾的家風源于蘇杲、蘇序的“扶危濟困”,繼承了蘇洵的“詩書傳家”“志存高遠”,在傳承父輩優良傳統的基礎上,展現了讀書正業、孝慈仁愛、為政以德之風。

  為人子,志向遠大,愛國愛民

  蘇軾出生于四川眉山一個殷實的書香之家。“門前萬竿竹,堂上四庫書。高樹紅消梨,小池白芙蕖。常呼赤腳婢,雨中擷園蔬”,這首詩便是蘇軾對家的描繪。

  父親蘇洵常常游學在外,家庭教育的責任主要落在了母親程氏的肩上。她知書明理,善學善教,常常利用古文古人教導孩子。有一次,她教蘇軾讀《后漢書?范滂傳》,范滂是東漢名士,學問氣節皆受敬重。讀后蘇軾問:“如果我做范滂這樣的人,母親答應嗎?”程氏夫人回答:“你若能做范滂,難道我就不能做范滂的母親嗎?”在母親的言傳身教下,年少的蘇軾就立下遠大志向,為理想而奮斗。

  蘇軾的母親天性善良,悲天憫人。蘇家庭院中有很多鳥雀來筑巢,程氏夫人不讓家人捕鳥取卵,天長日久,來蘇家的鳥兒就越來越多,而且都不怕人。蘇軾就常常和小伙伴們圍在鳥邊,給它們喂食。

  蘇軾的成長過程中,父親的影響也至關重要。蘇洵對孩子十分嚴格,蘇軾小時候貪玩,父親在家時對功課都有具體的安排,并會嚴厲催促,這就讓蘇軾從小就飽讀詩書。父親常常游歷名山大川,回到家中便會給蘇軾和蘇轍兩兄弟講述旅途見聞,這也讓蘇軾從小便見識不凡,胸懷天下。

  蘇軾走上仕途后,雖幾遭貶斥,但都關心民生,勤勉盡責。在鳳翔任職期間,他發現某差役讓民受苦后,他便寫信給宰相反映情況;在徐州工作時,面對洪水來襲,他身披蓑衣,腳穿草鞋,親自指揮抗洪搶險,過家門而不入,晚上也住在城墻之上,最終取得了勝利;到杭州上任后,蘇軾疏浚兩河,整治六井,全面治理西湖,造福一方百姓……

  雖人生幾經坎坷,但蘇軾舍身為國、親民愛民之心從未改變。這些與其從小的家風家教,顯然是分不開的。

  為人兄,亦師亦友,呵護備至

  蘇軾與父親蘇洵、弟弟蘇轍以文學名世,世稱“三蘇”。蘇軾與弟弟蘇轍的感情被后人稱為“史上最深兄弟情”,并肩攜手、患難與共的手足親情,幾乎貫穿他們的一生。

  蘇軾、蘇轍的兄弟情誼,是在從小一起讀書、一起成長的過程中培養出來的。在故鄉時,他們倆從小就跟隨父親學習,春夏秋冬、寒來暑往,日日刻苦攻讀;學成之后又跟隨父親出川,雙雙高中進士,一直到入仕之后才不得不分開。

  多年后,當知道蘇轍生活中遇到不順時,蘇軾作詩多首安慰弟弟。在“烏臺詩案”蘇軾罹禍下獄后,蘇轍呈上奏折《為兄軾下獄上書》,愿免除自身官職為兄贖罪。二人回朝任職相聚京師時,兩家相距不遠,蘇轍總是到哥哥家里對飲閑聊。在蘇轍位高權重、蘇軾要回鄉時,蘇軾在傷感之下再為弟弟寫下《感舊詩》。

  蘇轍在為兄長所作的墓志銘中提到:“我初從公,賴以有知。撫我則兄,誨我則師。”兄友弟恭,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一,在這一點上,蘇軾和蘇轍二人可謂典范。

  為人夫,情深義重,至死不渝

  蘇軾的發妻王弗性情溫柔,謹言慎行,二人的婚姻美滿恩愛。王弗初到蘇家時,并未說自己讀書識字,只是在做完家務后,常常來到書房靜靜地陪伴蘇軾。

  有一次蘇軾背書時卡殼了,十分著急,這時王弗輕輕一笑,背了一兩句提示他,令蘇軾大吃一驚,刮目相看。

  王弗知道蘇軾性格耿直,特別留意他在外行事,每當有人來拜訪蘇軾,她便與蘇軾一起分辨人情是非。王弗對待公婆亦十分孝順,就像侍奉自己的雙親一樣,深得蘇洵和程氏夫人的喜愛。王弗在27歲時因病去世,蘇軾悲痛萬分,十年后還寫下一首凄婉的詞作懷念亡妻,情真意切,字字帶淚。

  蘇軾始終過著淡雅簡樸的生活,即便是回到榮華富貴的官場時也未改變,并且為人大方,樂于助人。他的第二任妻子王閏之勤儉持家,安貧樂道,不購買奢華的服飾,不貪戀物質的享受,在這一點上二人是相互影響、高度契合的。蘇軾每每拿家里的錢物幫助別人時,王閏之從未表示不滿。

  蘇軾歷經坎坷,往往是剛貶到一地沒待上幾年,又遷移到另一地,生活上的艱難可想而知,但王閏之一直陪伴,無怨無悔,對前妻的孩子也如同己出。蘇軾對這一點特別感激,夸她“母儀甚敦”。王閏之與蘇軾同甘共苦、相濡以沫25年,在46歲時離開人間。蘇軾對她的思念揮之不去,久而彌堅。

  為人父,樂于陪伴,關愛如山

  蘇軾一生起伏不定,幾經榮辱,他的三個兒子也跟隨父親經歷沉浮。他們雖然難能安定為學,但他們在優良的家風中耳濡目染,從幼年到成年時時接受著父親的教導,個個勤奮好學,知書達理,孝順仁愛。

  蘇軾并不像蘇洵一樣嚴格,他可謂慈父。在孩子們小的時候,他喜歡與他們一起嬉玩,稍有好一點的表現,便予以稱贊鼓勵。全家一起閑坐聊天時,蘇軾來了興致便會與兒子一起作詩,并毫無顧忌地公開夸贊詩寫得好。被貶黃州時,蘇軾帶著家人早起種田,夜間織布,過起農家生活,“雖勞苦卻亦有味”。蘇軾新墾的荒地就在黃州東門之外,將其取名“東坡”,其號“東坡居士”就來源于此。重視家庭生活、樂于陪伴家人,是蘇軾這一歷史人物的鮮明特質。

  蘇軾對孩子們的關愛不僅體現在陪伴上,更體現在教育其做人上。長子蘇邁攜家眷赴德興任縣尉時,蘇軾送給他一方硯臺,并作銘文教他為官之道:“以此進道常若渴,以此求進常若驚,以此治財常思予,以此書獄常思生。”在蘇軾年逾60再遭貶斥、蘇邁要頂立門戶時,蘇軾寫給蘇邁一封書信:“慎言語,節飲食,晏寢早起,務安其形骸為善也。”俗語說,子不教,父之過。蘇軾作為父親,對孩子們的教導從沒有停止過,也造就了孩子們優良的品格。

  蘇邁幼年便隨父沉浮,侍奉父親游歷各地。在蘇軾因“烏臺詩案”被捕時,時年21歲的蘇邁徒步相隨,陪伴父親斡旋于險難之中。蘇軾被投入監獄后,其飲食供應和生活所需皆由蘇邁操持。在黃州凄苦的生活中,蘇邁也未廢家學,常常與父親像小時候那樣作詩聯句,以此為樂。

  次子蘇迨幼年努力求學,后曾跟隨父親外任地方、入職京師,直至蘇軾去世,始終與蘇邁同進同退,相互扶持。三子蘇過曾陪同父親一路南行。在惠州時,為了適應當地氣候和習慣,蘇過負責父親的飲食器用,學習做地爐取暖,在艱苦的生活中能安之若素,并在詩畫方面著力。

  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”“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”蘇軾的詩詞名篇澤被后世,其展現的價值觀念、心路歷程,無不與他的家庭、家風密不可分。縱然到今天,蘇軾的愛國愛民、超然達觀,還會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人。(李瑞農 黃婷婷)

主辦單位 :中共池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池州市監察委員會 皖ICP備14011161號 站點地圖
地址:安徽省池州市清風東路99號市委大樓 皖公網安備 34170002000001號

手機版

微信

网赚兼职日赚100-300 山东时时彩网11选5一点击进入 幸运赛车直播网址 二八杠一对一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亿客隆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一Welcome 浙江15选5预测推荐 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重庆百变王牌开出6张牌 排球比分网站 真人在线棋牌大全 万达娱乐城骰宝打不开 bbin资源网站大全 足彩竞猜网